扶贫公益课堂

儿童遭受性侵害案件的特点

2018-6-12 10:35:50 孝义扶贫基金会

近日,泉州市两级法院根据近年受理的性侵未成年案件,梳理了未成年人性侵案件的特点,数据显示,泉州市两级法院受理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呈现明显增长态势。
除了存在现实的人身伤害外,还可能使被害未成年人以后对特定类别的人员产生恐惧心理,这种后患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危害,极可能在数年或数十年后才显现出来,可能酿成其终身的社会评价降低的悲剧。

从法院审理的案件情况看,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呈现如下特点:
 
 
01
女童居多
儿童易受性侵害,且女童居多。猥亵案件被害人多为10周岁以下女童;强奸案件被害人多为10-14周岁幼女;组织、强迫、容留、介绍卖淫案件被害人以13-17岁未成年人居多。
 
02
农村多发
农村地区是案件多发区。农村地区存在较多留守儿童,或父母虽在身边,但忙于打工赚钱,对孩子疏于监护,令犯罪分子有可乘之机。
  
03
熟人作案
熟人作案者占比居高。其中邻居或同村居民居多,极个别学校老师占一定比例。在熟人作案的情形下,通常在案件发生之前加害者就对未成年人有所了解,未成年人通常对加害者也非常熟悉,这样加害者就更容易接近被害者,再凭借其体力上的优势和特殊身份,或者凭借其地位,很容易实施加害行为。

 
04
欺骗引诱为主
侵害手段以欺骗引诱为主。加害人通常利用未成年人身心发育不成熟,以给零钱、零食、玩具为诱饵,将未成年被害人带至无人的地点进行侵害;而卖淫类案件中,加害人一般通过先与被害人谈恋爱,后“动之以情”劝导被害人去卖淫为其牟利。
 
05
性保护意识淡薄
被害人对自身的性保护意识淡薄,防性侵教育普遍缺失。各地在开展未成年人性教育方面还很不到位,未成年人在遇到侵害时很多不知道如何采取有效的拒绝方式。被害人案发后大都未能及时告知家长,导致重复被害,且不懂得性侵行为对其身体健康及今后人生的影响,基本是在身体出现疼痛或怀孕才被家长发现,有些涉及卖淫的被害人甚至在被传染性病后经诱导仍坚持卖淫。
 
 
 
针对目前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发态势,泉州市两级法院积极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从严、从重惩治性侵未成人的犯罪分子。
在审判过程中,将下列几种情形列为从严惩治的锋芒所指。
一是从犯罪主体看,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犯罪的;教师奸淫、猥亵未成年学生的;亲属利用抚养关系、代管关系等作案的。
二是从犯罪行为看,采用暴力、胁迫、麻醉或者其他强制手段迫使被害人就范的;奸后强迫被害人卖淫的;多次或长期作案、恶习较深的;针对农村留守儿童或弱智未成年人犯罪的。
三是从危害后果看,造成未成年人身体受伤、怀孕、感染性病,或者严重精神损伤的;道德败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等等。
此外,积极做好未成年人,尤其是女童性别保护的延伸性工作。邀请专业心理咨询师及时介入,对被害人进行心理辅导;开展“法制进校园”普法宣传工作;针对审判中发现的问题及时向相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等等。
 
 
当前,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主要依赖刑罚制裁措施予以司法回应,但从现实案件看来,单纯性的刑罚并不足以有效预防此类犯罪。对未成年人性侵案的预防与惩治需要多元化的综合推进,寻求法律、社会、学校、家庭四位一体共同作用的机制,从预防、惩罚与矫治等综合层面进行有效的政策引导与措施落实,真正有效防范并减少此类犯罪的发生。
 
一是强化家庭教育监护责任
父母要注重子女生理期和心理期的成长,提高未成年人的防范意识,不要让未成年人单独与成年异性在一起,拒绝异性男子搂抱等肢体接触。
 
二是学校加强性知识性侵害教育
加大对未成年人的性知识普及,将防范教育纳入学校课程,设置生理卫生讲座,提高未成年人对性侵害犯罪的认识。
三是净化未成年人周边环境
加强对学校及未成年人住所周边的流动人口有效管理,杜绝在校学生与社会青年不良接触,以有效防止犯罪分子对未成年人的性侵害。
 
【女童保护基金】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曝出多起14岁以下女童遭遇性侵案例。2013年6月1日,全国各地百名女记者联合京华时报社、凤凰网公益频道、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及中青公益频道等媒体单位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女童保护”升级为专项基金,设立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2018年3月,“女童保护”团队成立北京众一公益基金会(私募),公开募捐继续与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合作。“女童保护”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截至2018年5月,“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9个省份相继开课,培训志愿者数万人。通过与地方妇联、教育局、团委等部门的合作,培训当地教师授课,使得儿童防性侵教育覆盖面大大拓宽,覆盖儿童超过210万人,覆盖家长超过46万人。此外,还定期进行线上培训和讲座,目前各个平台上已有上千万网友参与。
 
在普及儿童防性侵知识的同时,“女童保护”联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和业界专家,推动相关制度和法律的完善,例如参与推动了取消嫖宿幼女罪等;每年还发布全国媒体公开曝光的儿童被性侵案例统计报告和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为相关研究提供数据支持 ,填补领域空白。